您的位置:必发88 > 军事新闻 > 《亮剑》中,作为李云龙的精锐队员,为何王有

《亮剑》中,作为李云龙的精锐队员,为何王有

2019-10-28 21:00

问:《亮剑》中,作为李云龙的精锐队员,为何王有胜被揍后会坐在街边大哭?

这个答案得从电视剧里面找,有的人说小说里面的情况,可是小说和电视剧的出入还是挺大的,所以谈到这个电视剧里特有的情况,必须要往电视剧来解释,当然编剧在这方面还是挺用心的。

在赵岗来到李云龙的二师以后,然后又接到上面的命令要走了,去做政治部主任,这个时候李云龙回来,赵刚在那里替他写那些批条,也就是后来爆发冲突的时候,那些被撕掉了封条,李云龙当时就感叹了一句,说还是咱们政委好啊!我们缴获的很多战利品都被兄弟部队打劫,有了这个东西以后打官司都硬气一点。

连李云龙本人都对这个事情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更何况是一个小兵的,是不是?在这种冲突里面,如果不是赵刚给李云龙写的那俩封条,说不定这场官司真的闹到野司那里,李云龙都捞不着什么好,也就是,人家把你的战利品给抢光了,然后你因为这个事情闹到野司那里也是就告诉你以大局为重,就拿了这几双鞋袜子。

李云龙的无奈可想而知,但对于他来讲这件事情只是一种无奈,毕竟是兄弟部队拿打仗总会抢东西,总会有一个分赃不均的问题在里面,所以无奈归无奈这事儿还是少说为妙,毕竟不能把矛盾给公开化。

可是呢,对于王有胜来讲这些东西可不简单,大家记得这些东西是怎么拿过来的嘛,都是自家的兄弟拼死拼活从敌人手里夺过来的,有的地方甚至还沾有自己战友的鲜血,一些战利品对于网友盛和他的部队来讲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军装和鞋子,(今日头条漩涡鸣人yy首发于悟空问答)可他却不能让这些东西。

但是呢,面对这种情况他却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别人抢,而且是被自家的兄弟部队强,这心里面有多委屈,那可能大家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你辛辛苦苦写了一篇论文,然后要地交给出版方进行出版的时候,结果这个时候出版方就告诉你有人已经递交了一篇相同的论文,一茬是你兄弟看了你的文章,然后直接把这文章给复制粘贴上去了,你心里有多憋屈,你跟他吵可以你们俩直接揍一架,那没问题,可这是解放军,解放军与解放军之间如果互相打架,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被逼无奈之下你只有哭了呗,这事儿要不是李云龙站出来替他做主,可能这场故事的结局就以最后网友剩挨顿批,不抢道战利品的那一批人反而受到表扬,这样的结局结束,你觉得这种电视剧,如果演出来那还有什么意思?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看《亮剑》第六回。

从原著的角度出发,更深入。

王有胜可不是孬种

在原著中,王有胜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兵,而是一个连长。

在电视剧中,王有胜的角色也不是二师的普通一兵,而是段鹏手下的兵,是李云龙都能直接喊得出名字的兵。

试问这样的兵,能够是孬兵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李云龙和段鹏手下,就不可能有孬兵生存的空间。

段鹏带领王有胜等人打先锋

段鹏率领自己的侦查部队打先锋,王有胜就是其中一员。

正当他们准备冲锋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有一个大院的门打开了,里面冲出了几个兵。

段鹏等人直接开枪把这几个人突突了。

然后冲进那个院子,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军需仓库。

段鹏命令王有胜守住仓库

段鹏等人在这个仓库查看了一番,发现主要是被服鞋,并没有罐头等食品。

随即,段鹏等人抓紧时间把自己脚下的布鞋换成了皮鞋之后,就要继续往前进。

可是这个仓库不能没人值守,于是段鹏就拿出封条交给王有胜,并命令他:守住仓库,不要让其他人把东西搬走了。

王有胜往门上贴封条

王有胜接到这个任务时,很高兴,因为他觉得这个任务很好完成,不就是守仓库吗?

现在城里城外都是自己的部队,谁还会来抢呢?

更何况还有封条呢!

于是在段鹏走后,王有胜也穿了一双新鞋,退出了院子。

只见他往手上抹了一点儿口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封条贴到了门上。

站在仓库外的王有胜特自豪

此时的王有胜看着来往的部队感到特高兴,特自豪。

谁叫他们二师是攻城的先锋军呢!

或许他还在憧憬着师长李云龙看着他守住了这个军需仓库,表扬他呢!

这就是一个王牌部队带给他的荣誉感。

王有胜的荣誉感被五师的兵击破了

正当王有胜热情地跟来往的部队打招呼的时候,五师的一群兵来到了仓库前。

在原著中,这人是五师的一个营长。

他非常不服气,又是二师抢了战利品,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门上的封条撕了,要进去看看。

王有胜想拦,但是拦不住,对方人多,他只有一个人。

王有胜被打

五师的那个营长看到里面全部都是被服之后,就命令手下一人扛一箱,要拿走这些二师的战利品。

王有胜拿起枪,对准了抢战利品的五师官兵。

如果是敌人,他早就开枪突突了。可是此时他并不敢开枪,因为他们是自己的部队。

五师的营长看王有胜胆敢拿枪对着他们,直接就一耳光把王有胜打在了地上。

王有胜坐在地上边哭边骂

王有胜被打后,一边哭,一边骂,骂的都是他的心里话。

他骂这群五师的人:要战利品有种自己打去,抢我们的战利品,叫什么能耐,蛮横的东西。抢我们的东西,不要脸的玩意儿。

确实,谁站在王有胜的位置上,他也除了骂,不能干别的。

谁叫他们都是自己人呢!

王有胜找李云龙伸冤

正当五师的人,要把战利品搬走的时候,王有胜看到师长李云龙一行人过来了。

他赶忙去找李云龙,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李云龙一声枪响,再大骂一声,把五师抢东西的人一下镇住了。

李云龙说:有能耐自己去缴获,老子不是地主老财,用不着你们来打土豪。

李云龙让王有胜打回去

接着李云龙让王有胜把挨的打,再打回去,让对方涨涨记性。

在李云龙看来,自己的手下不能无缘无故地该打,二师的人,丢不起这个脸。

王有胜非常果敢地走到那个五师营长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两个耳光。

王有胜打完对方营长之后,眼泪都流了出来。

李云龙为王有胜出头

王有胜打了五师的营长之后,五师的师长李栗紧接着也到了。

李栗师长见到这个情景也要为自己的手下撑面子,就问李云龙:你怎么要命令部下打我的人呢?

李云龙轻蔑地看了看李栗说:老子就是这个脾气,要打官司野司见。

李栗见在李云龙这里讨不到好,只能招呼部队走了。

对于王有胜来说,自己的师长能够为自己出头,得罪对方的师长。

在这样的队伍待着,真的特得劲!

王有胜大哭那是逼不得已

回顾完事情的经过,我们就可以得出结果:王有胜并不是一个怂包。

他只是被形势所迫,没有办法的发泄而已。

他是想不通为什么五师的人会明目张胆地抢自己人。

他又不能强行突突,因为对方再怎么不对,也不是敌人啊!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深度解读《亮剑》第六回。

喜欢请关注,点赞,还有后续,不可错过。

这段情节,在电视剧和原著是有出入的。我们先说说小说中是怎么写的。

在小说中,李云龙打国民党63军的战利品被5师的人抢了,看守物资的一连连长也被五师的营长打了两耳光。(注意,一连连长可没哭,只是被兄弟部队的上级长官打了。)李云龙急了,带着全团把5师的那个营包围了,机枪都架起来了。5师的营长当然不敢惹李云龙这个师长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李云龙让被打的连长上去抽了那个营长两耳刮子。

李云龙说:“一连长,你小子真是个熊包!记住以后遇见抬手打人的,别管他官大官小,先锤他狗日的再说!挨打不还手的别在我2师混,我丢不起那个人!”

这才是独立团的“狼性作风”和亮剑精神!

这件事被5师师长亲眼看见了,告到了纵队司令那里。不过,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了。2师以后作风更加强悍了,打仗和强战利品“两头冒尖”!

而在《亮剑》电视剧中,被打的成了侦察连士兵王有胜。

在电视剧中,2师侦察连长段鹏带着侦察连消灭了一支守备仓库的国军,缴获了一仓库物资。段鹏率领侦察连继续前进,让侦察连的王有胜负责留守在仓库,看守战利品。王有胜换上新靴子以后,站在门口骄傲的“阅兵”。此时,来了几名五师的官兵,给了王有胜大嘴巴子,硬闯进去仓库,把2师的战利品往外搬。

其实,在任何军队中,都存在老兵欺负新兵。上级欺负下级的事,也是常有的事。不过,王有胜在阻止5师的人进去时,竟然拉开枪栓,拿枪对自己兄弟部队同志,真是活该挨揍。

因为是兄弟部队,王有胜不敢真的开枪阻拦,只能“寡不敌众”的坐地上哭,跟个娘们一样。就在此时,李云龙骑马经过。王有胜赶紧找李云龙为他告状。李云龙毕竟是师长,几句话就把5师的那些人镇住了。还让王有胜去“打回来”。王有胜有李云龙撑腰,上去就是两耳光。

此时的李云龙,不仅生5师的气,更生王有胜的气!真是怂包一个,竟然坐地上哭鼻子,把2师的脸都给丢光了。不过,李云龙还是要护犊子的,肯定要教训下5师的人。打架不能输!不然,以后2师就没法抬起头了。

此时,5师师长来了。刚质问李云龙两句,就被老李一顿损:“老张啊,你的人欠管教,我替你管管。现在就学会抢东西了,以后还不欺男霸女啊。老子就这个脾气,讲理咱们最笨,就喜欢打人。要打官司,咱们野司见!”李云龙顺道也把王有胜骂了一顿,说他是熊包。李云龙可是“怼场”高手,吵架拌嘴很在行的。而且,这次他李云龙还有“封条”当证据,更是得理不饶人啊。

最后,我觉得电视剧中王有胜哭鼻子这段加的不好。

按理说,王有胜不是一般的新兵,他可是2师侦察连的兵!侦察连绝对是全师最精锐的战士,其心理素质和战术素养绝对是全师最拔尖的。

就王有胜那样,被兄弟部队打两下,竟然不还手,还哭鼻子。甚至,还拿枪指着兄弟部队,真是欠揍!这样的人就不配留在侦察连!先扔基层部队锻炼一年再说!李云龙部队就算是再缺人,也不至于凑不出一百人的侦察连!

这出戏,算是败笔了。

(文|勇战王聊历史)

王有胜被揍后坐在街边大哭,主要有一下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心疼”:在解放战争初期,刚刚打完抗日战争,各个部队扩编的速度比较快,军用物资非常的匮乏。主要的解决方式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依靠在战斗中获取战利品,进行有限的补充,以解燃眉之急。这次在战斗中,好不容易缴获了这么多的军用物资,可以给部队解决很大的给养问题。这才刚到手,还没有捂热乎呢,结果被人家三下五除二给抢走了。你说摊上谁,不心疼呢。

第二个原因“惭愧”:王有胜是隶属于段鹏指挥的师直属侦察连。可以说是李云龙的尖刀连、精锐部队。在一直讲战功和传统的解放军部队来说,那也是有一定地位和影响力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精英队员不要说去前线杀敌缴获军用物资了,现在连现成到手的物资都被别人抢走了。要是传出去那可是好说不好听,严格的说就是没完成上级下达的命令,严肃一点说,这和战场上丢失阵地的性质是一样的,那是涉及到尊严个荣誉的问题。

第三个原因“生气”:王有胜生谁的气呢?既生自己的气也生友军的气。生自己的气是因为,遇到这种事情,既不能开枪拼命,自己一个人又打不过人家,结果还被人家给削了一顿,这种情况能不生气吗。生友军的气,你说想要物资想办法去国民党军队手里去缴获。人家李云龙的部队,战斗力强推进的速度快,缴获的物资多了就眼红。怎么也范了国民党军阀作风,开始抢友军的物资了,况且还贴着封条。这不是明目张胆得,制造内部矛盾吗?

基于以上情况,王有胜又气、又急,感觉非常的委屈、懊恼和无助,在这种情况在,才坐在街边的地上哭的。

每次看《亮剑》的后半部分,都会被王有胜挨揍大哭那段逗笑。很多人觉得,作为李云龙队伍里精英中的精英,王有胜即便在争夺物资时挨了揍,也不至于痛哭流涕。然而,我倒是觉得这一情节安排的非常合理:

首先,从当时的形势来看,王有胜虽然已经是段鹏手下的红人,也是李云龙队伍中的精锐,但毕竟年纪尚小。

要知道,随着李云龙队伍的迅猛发展,很多十几岁的男丁都纷纷加入。试想,当时段鹏虽为连长,但却是侦察连,更是李云龙手下的尖刀队伍。再对比之前,独立团最初仅有几百人而已。

从一个勉强凑足编制的独立团,到如今的数万部队,而且是兄弟部队都在迅速扩编的情况下,只能有两点原因:一是在战斗中不断收编战俘,而是积极吸收了当地的青年男子。

王有胜,就是典型的快速成长起来的新兵,尽管作战勇敢,但毕竟是个孩子。战场上流血流汗不算什么,但被友军给揍了,自然心里不舒服,因而大哭起来。

其次,刚缴获了一批物资,高兴地快要上天,随后被人家给抢了,并且挨了揍,自然心里委屈。

在李云龙部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猛前进时,王有胜奉命看守物资。眼前的一幕,着实令他吓了一跳,满屋子的东西,那得是多美?

这臭小子见到国军的装备,依然是高兴地合不拢嘴,高呼“连长,我们发财了!”之后,守在门口时还乐的合不拢嘴。战场上的缴获,对于战士而言不仅仅是财富,更是荣耀。

然而,就在王有胜站在门口,晒着太阳,喜滋滋地守在自己的荣誉和胜利果实的时候,东西却被人给抢了,连自己也挨了揍。这个平时风光无限的心兵,自然委屈万分。

当然,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王有胜这么一闹腾,李云龙能善罢甘休?说白了,这既是情节发展需要,也是极为真实的情节设置。

首先王有胜肯定不是战斗骨干,因为那个时候战斗骨干不可能留下来看仓库。更有可能是一个新兵蛋子,所以被留下来看仓库。

其次,五师抢东西不对,但是王有胜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

各国的现代化正规军都有一个通用的条令,除非极其特殊的情况,否则禁止用枪口对着自己人。王有胜这个动作已经严重违反了解放军的纪律条令。一旦五师反咬一口,从李云龙到王有胜肯定都会受处分(因为段鹏带的侦察连直属师部)。

不过五师这群人显然也没脑子,只顾着抢东西了,推开了王有胜就去搬东西。这时候王有胜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着后面自己人来处理,如果他再上去和五师的人动手,虽然五师不占理,但是王有胜自己也得离开军队。

我认为王有胜被揍后会坐在街边大哭是有意的。《亮剑》这部剧大家最熟悉不过的,剧情确实挺好看,而且里面的人物的演技也是相当不错,这部剧看了几遍也不腻。

剧中的王有胜大家应该知道,相信大家对这个人都有印象,他算是李云龙手下的活宝人物了,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欢笑。在电视剧中,有一段情节是王有胜等人发现了一处国军的物资,虽然不是什么枪之类的,但是有着国军的衣服和鞋子,也很不错,王有胜l被留下守仓库。然而五师的士兵想要冲进仓库去抢物资,王有胜虽然进行了阻拦,但是被五师的打倒在地,然而王有胜的反应却令人意外,居然坐在路边大哭了起来,而且边嘟囔还边蹬腿。

那么王有胜为什么会哭呢,而且他是李云龙的手下,也不可能弱到这个地步。其实想想,王有胜哭肯定是有意的,李云龙的手下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王有胜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毕竟侦查连的士兵自然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的。

王有胜作为侦查连的优秀人物,被凑一顿就大哭肯定是权宜之计,因为当时只有他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人,如果来硬的肯定会吃亏的。王有胜只有想到装哭这个方法,他一哭就好像是五师的人欺负了他一样,而且还蛮不讲理的抢了他们的仓库,这时候王有胜就占了一个理字,只要等到李云龙来的时候,肯定就会为他出头,想想王有胜还是很聪明的。

《亮剑》迷们都知道在主人公李云龙的身上,有我军二野名将王近山的影子,其实它的每一个桥段也都是根据战史原型加工提炼的。跟兄弟部队争夺战利品这事,在王近山将军的军事生涯中真实发生过,时间是1948年7月,淮海战役打响前的襄樊战役中,并且故事非常火爆。



在淮海战役正式发起前,为了牵制住华中方向的敌人不致增援,刚刚转出大别山的中原野战军决定集中兵力突击汉江平原,该地区是武汉的北面屏障,直接威胁敌“华中剿总”白崇禧的地盘,而战役的重点,就是解放号称“华夏第一城池”的襄阳,中野六纵司令员王近山奉命担任攻城总指挥。

“王疯子”只带了两个旅的部队兵出桐柏山直扑襄阳,另外三个团还留在大别山坚持斗争,与六纵同时参加战斗的还有桐柏军区、陕南军区的地方部队9个团,所有“襄樊战役”参战部队由桐柏军区司令员王宏坤统一指挥。野战军和地方武装毕竟不是一个作战序列的,生疏程度恐怕还要高于《亮剑》中的李云龙的二师和李栗的五师,因此才出现了后面的事件。



1948年7月16日,王近山指挥部队仅用三天时间便攻破襄阳城,活捉敌第15绥靖区司令康泽,俘敌17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中野转战大别山时期几乎放弃了所有重武器,因此六纵急需补充,而桐柏军区的地方部队更是缺枪少弹,因此双方为了争夺俘虏和战利品终于发生了冲突,并且性质相当严重。

这种事情军史里一般讳莫如深,可以发现的文字是:“在这一事件中,两支部队甚至互相开火出现了伤亡”,显然动枪了。事后,刘伯承司令员责令六纵写公开信向桐柏军区部队认错,并通报全军引以为戒。同时表扬了该军区副司令员孔庆德,不参与争夺,而是率部在城垣以外搜寻弹药24万发。



《亮剑》在演绎中其实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弱化处理,两支部队只是动了手而已,按照李云龙跟赵刚的原话,华野二师晋西北的老兵已经牺牲了五分之三,部队中补充了大批新兵,光“解放战士”就有2000人。因此像王有胜这样的年轻战士,肯定是新补充的,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处事能力都还很是稚嫩。

所以王有胜小同志“精锐队员”是算不上的,段鹏的侦察连是师部直属队伍,肯定不会用解放战士,像王有胜这样明显是苦出身的年轻人,能保证根红苗正就可以了。段鹏率部夺得物资仓库后,单单留下王有胜看守,显然他应该是连队中年龄最小经验较差的战士,如果是战斗骨干,早带着继续前进了。



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孩子,看不住自己连队的战利品,战后肯定要挨段鹏骂的,这是害怕;又被兄弟部队的老兵揍了,也不敢还手,这是委屈;总不可能真像六纵那样对兄弟部队开火吧?害怕加委屈,可怜的王有胜只能坐在街头大哭一场了。

所幸师长李云龙飞马赶到,鸣枪镇住了抢东西的五师官兵,并且命令王有胜把那一巴掌还回去,确实是“霸气侧漏”,面对这么大的首长,五师官兵还真没有办法。

度度狼军史原创,欢迎斧正,严禁转载。



哪怕是五师师长到达现场后,李云龙一顿夹枪带棒的抢白,再加上二师确实有赵刚亲笔书写的封条为证,李栗师长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认栽,率部离开。

说老实话,李云龙干的事,可比王近山将军轻多了,王有胜哭哭鼻子一点都不亏,好歹东西夺回来了,还动手一大嘴巴把面子找了回来,赚了。

史称“王有胜大阅兵”的这一片段发生在《亮剑》后半部分的解放战争阶段。

有道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段鹏就是李云龙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冲锋陷阵的时候那勇猛劲儿活脱脱是按李云龙的模子刻的,作为段鹏手下的王有胜,这位疑似精兵,也被安排在这一集漏了一小脸儿。

王有胜露脸的前半段,人设没的说,张贴封条、关门落户、持枪站岗、擦小皮鞋,无不透着一股干练劲儿,怎么看都像精兵。

咱们王有胜,今儿个真高兴,对手一整个被服仓库啊,里面全是制式的好东西,是当八路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好待遇,如今被咱们缴获,就在自己的身后守护着,这回可真发达了。你瞅王有胜这小样儿,跟李云龙缴获到敌人的战利品时的土地主式傲娇状态一模一样,绝对出自独立团独家遗传。

通常咱老李李云龙是闷声发大财,可王有胜年纪小,还不懂这个,忍不住就有点嘚瑟,小眼儿笑得跟睡着似的,小嘴儿翘得跟瓢似的,脸上乐的跟嫁不出去的大姑娘终于上了轿似的。

光是肢体语言也就罢了,过了一会儿,五师的兄弟部队也从仓库前的街上路过,王有胜伴随着激昂的配乐,开启了单人模式的阅兵仪式。为了让自己的形象,尤其是那双新皮鞋多受到一点关注,他忍不住欠嗖嗖的问人家:同志,你们哪个部队的?你瞧,这首长的感觉找的基本挺准。

乐极生悲,装过了劲,一会儿,五师一支部队经过时,人家指战员随口问了一句:你哪部分的?

王有胜骄傲的嘴一撇,就不告诉你,只说了一句:封条上写着呐!

人家五师这位指战员本来就没缴获到多少战利品,心里正憋着气,让王有胜打开大门封条看看,王有胜一看人家指战员挺横,知道自己演的略嫌浮夸,赶紧笑脸相劝,说了一句:这可不行啊!

人家指战员没搭理他,一下就把仓库门踹开了,让士兵们每人扛一箱走人。

这下王有胜急眼了,连忙挡在前面,甚至端起了冲锋枪,当然他也是装腔作势,毕竟身前的都是革命战友,他肯定不敢做下一个动作,五师的指战员一巴掌给他扇一边地上去了。

眼睁睁地看着战利品被兄弟部队“抢”走,势单力孤的王有胜又不敢来硬的。开始带着哭腔抱怨嘟囔,声音也不敢放开,“你们这也太欺负人啦!”“蛮横不要脸,抢我们东西。”

此时的王有胜,边坐着哭泣边用脚乱蹬地上的土,从出嫁的大姑娘跌到了活像被糟蹋过的大姑娘,从巅峰到低谷,也就短短的几十秒。

亮剑中“王有胜大阅兵”这一段,扮演王有胜的这位演员把王有胜一朝暴富的嘚瑟劲和东西丢了不知道怎么跟段鹏交代的凄楚无助,刻画的活灵活现。

李云龙是《亮剑》里的“打劫”大王,从来是他抢别人,哪有别人抢他的时候?所以李云龙手下的兵都习惯了。

过草地的时候,别的部队都挨饿,凭什么他李云龙的弟兄没挨饿?他纵兵抢粮。

在晋西北的时候,他抢过伪军的骑兵营。虽然又被旅长“打劫”了。

楚云飞的部下叛乱,李云龙打着帮友军平叛的旗号,抢了楚云飞一个加强营的装备。

后来李云龙又派兵围了楚云飞的两个营,还有一个是炮营,这些装备都被李云龙抢了。

全军上下,除了旅长敢打劫李云龙,谁敢打劫李云龙?

所以,李云龙的兵早就习惯了这种天王老子是老大,旅长是老二,独立团是老三的状态。

你没见赵刚急了,连老总也敢派兵架走,可是,赵刚和李云龙就是不敢跟旅长干一架。

在李云龙的部队眼里,只有旅长有资格打劫他们。

然而,段鹏带着二师的侦察连缴获了战利品,却被兄弟部队给抢了。

这可是头一遭啊。

对于日军、伪军、友军、土匪,李云龙的态度是:谁敢惹我李云龙,揍他个狗日的。

所以,日军,伪军,楚云飞,还有土匪谢宝庆,全都被当年的独立团揍过。

现在,是兄弟部队惹到独立团了,惹到二师了。而且还揍了王有胜。

这在以前,都是他们揍别人,现在被兄弟部队揍了,没有上边的指示,王有胜这个小兵还不能还手。

你想想,以前都是他揍别人,现在是别人揍他,还不能还手,这得多憋屈?

以前都是他们抢别人,打劫别人,现在是别人打劫他们了,还是兄弟不部队。

以前养成的那种习惯,突然被倒转180度。

太突然了,受不了啊,憋屈啊。

除了哭,还能咋滴?

这也说明赵刚这个政委工作做得好,虽然他没把李云龙教育好,但是把李云龙手下的兵都教育好了,关键时刻,即使再委屈,也守部队的纪律。

然而,李云龙不干了。除了旅长,谁都没资格抢老子的东西。

所以他一来,先拔枪放一枪,镇镇场子。以李云龙的性格,没理他还抢三分理呢,何况现在是他有理。

于是让王有胜还给对方几巴掌,教教对方做人,有能耐你们自己抢战利品去,你有什么资格抢老子的。

虽然李云龙属狗的,说变脸就变脸,这不,先前打赵庄,跟楚云飞硬干的时候,通过赵刚,把本来要给程瞎子的俘虏给抢过去了。

程瞎子当初就不敢跟李云龙说:有能耐你自己去抓俘虏去,抢老子的俘虏算什么能耐?

说实在的,咱老李就是这么个不讲理的人,有能耐你去旅长那告我去?大不了咱老李还回被服厂绣花,跟老乡张万和继续讨论关于日本娘们的事!

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亮剑》中,作为李云龙的精锐队员,为何王有

关键词: 亮剑 精锐 李云龙 王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