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发88 > 军事新闻 > 退伍后的你,是否怀念曾经的军旅岁月?

退伍后的你,是否怀念曾经的军旅岁月?

2019-10-11 09:25

问:退伍后的你,是否怀念曾经的军旅岁月?

人民军队是一所大熔炉锻炼我们成长,人民军队更是千千万万个英雄儿女筑起的钢铁长城。无论你来到哪里,走到一起就是战友,哪怕在军营战斗过一天,你都永远忘不了那段军情。

高中毕业后的1976年三月我应征入伍,在永定门火车站和战友乘坐闷罐车两天两夜来到祖国的南端广东省佛山的南海县。不久我就戴上红色领章和帽徽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我在部队五年,从标图员到班长,从普通团员到火线上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成长,我进步,哪一步都离不开战友的帮助,一个人有过当兵的历史,那就会光荣,终生不忘战友之情。

我们空军高射炮团1979年2月14奉中央军委命令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段紧张的战备不但锻炼了我们每一个战士的成长,也让我们更加懂得和平的重要。撤军后,我们驻扎在宁明机场附近,广西的天特别热,还潮。我们住在钢架房里,白天黑天都很热,湿漉漉的很不舒服。有一天,我的班长下岗后就感到头晕脑胀,脸色苍白,走路晃晃悠悠,我和班长住在对面,赶紧扶住他让他躺在床上,找来卫生员救治。班长像是休克一样直挺挺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卫生员仔细看了看,诊断是中暑,赶紧给他吃药打针。为了让他降温,用酒精给他擦身,用毛巾护在他的脑门上。大约一个多小时班长清醒了,恢复了身体。悬在心才算放下。1979年底我们换防又回到了老驻地沙堤。又过了一年我和班长一块复员了。他超期服役两年,我超期服役一年。在军队我们共同生活战斗了五年真是比亲兄弟还亲。1985年他结婚来到北京看我,住在我家。我们一起去颐和园,一起畅谈军营的那些日子。

战友的思念是永远的,军旅生涯培养了钢铁般的意志,军人的那种听党指挥,敢于牺牲的精神永存。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战友还都在时时牵挂。班长还是健康的幸福的,他在广州我们经常联系,千山万水虽说远,但战友深情心连心。今年春节前,我们的老连长来北京看闺女,这下有机会了,我们几个北京兵立马去看连长。战友相逢亲的不得了,回首往事,感叹部队的战斗情意,留恋军队的战友深情。常言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兵卫国,甘愿奉献是每一个合格军人的责任。我爱军队,我爱战友,无论走到哪里,一声战友,都是一首唱不完的军旅之歌,奉献之歌,战友之歌。

我1968年底参军入伍,1975年3月退伍。六年多的軍旅生活,使我记忆尤新,永远难忘。深深体会到部队是所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天天读,天天练,锻炼了意志,提高了觉悟,6个月就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69年时逢"备战备荒为人民”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从实战出发,年年野营拉练,多在天寒地冻大雪天的夜间,爬雪山急行军,锻炼了我吃苦的毅力和精神。真是激情的岁月,永远的记忆。虽回到地方,軍旅情,战友情永不忘怀。正是: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一颗红星头上戴,

革命红旗挂两边。

脱下绿军装,

軍魂在心中。

我为兵骄傲,

我为兵自豪!

只要党召唤,

随时去出征。

我81年的兵,83到84年在中越边境一年,86年中印边境紧张时,又差点临时配属一军去中印边境,后危机解除就地解散,87年退役,刚开始几年挺怀念部队生活,中间还回老部队看看,后投到商海中渐渐淡忘了部队生活,随着年龄的增大,又开始怀念当初的部队和战友们,这也是当兵感觉挺荣耀的。





我是一九六九年入伍,一九七五年退伍的老兵,曾参加过援越援老抗美,援助巴基斯坦等国际运输任务,援藏任务,经历过战火硝烟,冰天雪地,千里大漠,荒无人烟,狼嚎虎啸的猿始森林。这是我永不磨灭的记忆,几十年的时光,这段岁月虽然累,虽然苦,但是回忆起来这段岁月最美好,最有味。

这段岁月有生与死的考量,有血与火的锻炼,有艰难困苦的磨练,这段历史给我后来的生活和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和信念,给我留下丰富和宝贵的生存奋斗经验。

在以后的生活中我曾遭受各种打击和磨难,但比起那段生与死,血与火的经历来,这些仅是我生活中的小菜一碟,不值一谈。

生活再艰苦没有战场艰苦,工作再艰险没有战场艰险。环境再艰苦沒有西藏艰苦。和那些个场合岁月相比,我对今天的生活感到满意,感到幸福。

虽然那段岁月不堪回首,但他却是我生活的坚实基础,有了它,我生活的大厦才威然挺立,不至倾禿。有了它我光辉十足。有了它我有美好的回忆,有了它我热血沸腾。有了它我无尚光菜。有了它我活得无比坚强。有了它我壮心不已,祖国如有召,我还想学老将黄忠赤膊上阵。

离开軍营已经整整五十年了,回顾自己的一生,从记事到今天,几乎经历了新中国所有的风雨岁月,共和国坎坷曲折70年也是自己艰辛写照。我第一次里外新衣裳穿在身上,第一次可以放开肚子吃白米饭,是当年新兵连。看到我狼吞虎咽吃饭连队干部都好奇,这个兵胃口真好,吃麻麻香。这个吃相一直包留在今天,以至一些亲友和老伴都笑我上辈子饿死鬼托生。不忍回首的童年到部队如同从地獄到天堂,不怕现在年轻人笑话,这就是我当时情景。虽然65年当兵69年退伍恰巧碰到了开天辟地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特殊的时代给了我们特殊的考验,不理解为什么共产党要发动群众自己斗自己,工厂仃工,全国大串连,造反有理……但我们还是忠实执行了国家使命。回顾往事,唯一值得怀念的和自豪的不是工作中成绩、不是结婚生子女,只有部队短短几年的岁月。它是我这辈子最自豪,最值得回念的往事。新兵连的湘西老班长,我的老领导卫生队队长包连生,以及天南地北的战友依然清晰记得,夜深人静时还会时不时回忆一起的日子,我想在离开这个世界前,战友是唯一在脑海里。

首先谢谢邀请

从军十年,十年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火热的军营。可能有遗憾,但绝不后悔。
退伍后,非常想念部队,想念战友。还记的刚转业回家,一次去朋友家玩,喝多了,就在他家住下了。刚好他家不远处有个消防支队,回来比较晚,不知道旁边有部队,天还没明,部队起床号一响,自己条件反射的,从床上蹦下来就火速的穿裤子,上衣。然后就半拖着鞋,往外冲,等走到门外才仔细看,已经不是军营,不是部队……,那种沮丧,失落,失魂,我想,只有当过兵的才能体会。然后缓缓踱步床前,一脑袋扎进被窝里,任泪水肆意的流,却又不敢出声(因为在朋友家),如果在自己家,肯定让自己痛哭一场……。有时候会梦到部队,梦到熟悉的营房,熟悉的训练场,以及严厉的排长,还有土匪般的连长,脸里如碳的班长,战友等等。真的醒来,枕头都是湿的。就现路上偶尔遇到穿军装的,都会多看几眼。有羡慕,也有自豪。羡慕他们年青,他们穿军装青葱的样子,和当年自己一样。自豪,自己的青春能和祖国同行。

我是一九八二年入伍的,一九八五年百万大裁军退伍的,三十多年了,仍然还想军营里的生活,想念战友,虽然我们连八五年就撤编了,但是营房仍然在,二0一一年曾重回第二个故乡去看了一下,计划明年八一前后还要去次,那里比竟是我们生活,训练,学习过的地方,永远难忘的军旅岁月,更忘不了战友之间的友情,(原内长山要塞区七师第二十五团特务连)。










离部队已三十八年了,自退伍离部队到地方,把那想家的新鲜感过后,就开始想部队了,开始后悔了,当初不应要求退伍,直至现在,非常想念在部队的生活,首长和战友兄弟们,前几年我想近办法联系了我山东文登的班长,河南汲县的付班长,前一段時间我又想办法取系了我远在浙江台洲连长,浙江衢州的指导员,太想战友他们了,太怀念部队生活了,国家如有命令召回,立即从返部队,为国孝力,马革裹尸,战死沙场。

本人五年的军旅生涯,转战过四个地方,分别是云南蒙自,云南通海,云南香格里拉,浙江杭州。要说最怀念的莫过于新兵连跟警卫连时期。新兵连那会偷偷的抽烟,匍匐前进到服务社买零食,但猪圈那边偷摘枇杷吃,是最怀念的,想起中午叠被子,犯错了夏天穿大衣站军姿,抽烟被抓到一口气抽烟两包,这些情景历历在目,好在我们新兵班长十个十年老兵没有了那种盛气,锐气,不会动不动就打新兵,所以我们班的新兵好受的多。警卫连的时候操礼兵枪,练习摔擒,警棍盾牌求这些比较怀念,最怕出纠察。最痛苦的是士官学院期间,那种严格比新兵连还狠,学院期间唯一感觉比较舒服点的就是大学军训,军训了两次总计历时一个月,都是女生方阵

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退伍后的你,是否怀念曾经的军旅岁月?

关键词: 军旅 退伍 怀念 岁月